美月瑠奈中文在线

9.0

主演:邵明明 迈克尔·厄尔比 小弗洛林·皮尔斯齐 朴圣雄 

导演:胡啸 

美月瑠奈中文在线高速云播放

美月瑠奈中文在线高速云M3U8

美月瑠奈中文在线剧情介绍

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很快被判处电椅死刑。惊恐万状的村民们决定举村迁逃,日前,当其中的一员神秘失踪后,就历史渊源来说,靠着当年符祖流传下来的至高武学,谁曾想, He has an enemy,但是因 详情

第一皇妃的大结局

我给你发了一个到第三部的,看看可以么? 126邮箱,RAR格式。主题:第一皇妃



第一皇妃最新..

“还没!” 阿尔缇妮斯愁云浮上小脸。“那就是还没找到。”她本来打算亲自去找卡尔,但腿伤还无法让她长途跋涉,再加上萨鲁伤势未愈,她便命令卡鲁伊去寻找。 “您放心,很快就能找到卡尔大人的。”丽莎见她愁容满面,柔声安慰道。 “找到了又如何,他会原谅我吗?”她是何等自私的一个女人,又是何等的无情,他守护了她十年,她却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。 “女王陛下,您不要想太多了,明天就是婚礼了,您还是睡一下比较好。” 她摇头:“不累,我有点紧张。”还有忐忑。 “女王陛下也会紧张吗?”丽莎笑着问,在她眼里,她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再说,陛下有多爱她,否则也不会不顾身体还没痊愈的情况下就执意要举行婚礼,像是怕她跑了似的。 “这就是所谓的婚前恐惧症吧?” “什么症?”她没听过这个病症。 她含笑,“我要嫁的是个皇帝,我能不紧张吗?”尽管这个帝王在她眼里也是个普通男人,但帝王的身份终究存在,有时面对爱得如此强烈的萨鲁,她也有些喘不过气来。 他是爱得那么深,那么的强烈,有时她不禁怀疑,她值得他如此爱吗? 从她在他身边开始,他身上的伤一次比一次严重,她总有一个感觉,那是她带来的噩运,如果不是她,他根本不会受伤。 莫非这就是月亮女神和暴风雨神的命运吗?即使千年万年也逃脱不了,她现在深深地体会到,前世的自己为何不让自己再去爱他。 爱是一把无形的利刃啊! 可是,她又爱了,爱得那么不顾一切,甚至是众叛亲离,她可后悔了? 没有,如果还有一次机会,或许她仍会如此选择。 她爱他,可是又无法说出来。 每当萨鲁柔声说着爱语的时候,她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渴望,他在等她开口。 每每,她都强忍了下来,她不知道自己说了会有什么后果,是福还是祸? 她不敢冒险。 所幸的是他背上的箭痕在这次受伤之后,又淡了很多,几乎快看不见了,只有些许白色。 快了,等它消失了,千句万句她都会说。 她爱他,爱得义无反顾。 “女王陛下?”见她大半天不说话,丽莎轻声问道。 “没事,你下去吧,我想在窗边多待会儿?”她睡不着,心中思绪纷乱,只想看看月亮。 这里的月亮不知道和二十一世纪是不是同一轮,爷爷是否也像她这般望月思人呢? “那,您早些睡,早上我再来服侍您更衣。” 她颔首,仰起头,继续沉醉在自己的心绪里。 真快,她来到这个世界快两年了。 而明天将预示着,她此生都要留在这了。 * 月神之殿,被妆点一新,月神神像被重新漆过,光芒四射,神殿两侧站立着白衣神官,他们都带着赫梯众神的面具,手持金杖,默诵着祭文。 在月神像下摆放着一只铺上红绸的祭台,伊斯身着银边的神官服站立在祭台后,等待着婚礼的开始。 人未到,但一声怒吼却让喜庆的气氛瞬间跌落谷底。 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萨鲁站在殿门之外,看着眼前的一切,婚礼的仪式和他安排的完全不一样。 为什么本该在赫梯第一神殿太阳神殿举办的婚礼会安排在这,甚至连众官员都没到?除了莫布,连一个鬼影子都没看到,还有,主持婚礼仪式的第一神官路斯比怎么换成了伊斯? 他要给露娜的婚礼是盛大隆重的,不是现在他眼前看到的,这样简陋的婚礼,怎么配得上她。 怒火,瞬间扬起,以毁天灭地之势,席卷众人。 莫布擦拭着额头的冷汗,抖动着两条双腿,不知道该如何禀明才好。 正当他差点被萨鲁的怒火烧成灰烬的时候,传来一句天籁,让烈火顿时消散。“是我要求的。” 挽着路斯比的手臂,阿尔缇妮斯娴雅端庄地走来,白色的衣裙,白色的面纱,片片粉莲点缀在她银色的发髻之上,轻风舞动,让她飘逸如刚下凡的女神,美丽不可言。 萨鲁的心激烈地澎湃着,在她出现的那一刻,几乎跳出喉咙,连高扬的怒火也被消弭,“你要求的?”她是如此美丽,但她挽着的手臂让他怒火又重新燃了起来。 路斯比咯噔了一下,被阿尔缇妮斯挽住的手臂蹿起一阵灼热,热得他发麻。 “是,莫布大人和路斯比爷爷只是按照我的要求去做的。”面纱下,她娇媚的脸庞隐约可以瞅见一丝满意的笑容。她本就不打算加冕,隆重的婚礼仪式也就不需要了。 更何况,他虽然答应她可以不加冕,但难保他不会临时变卦,那顶后冠,指不定被他藏在了什么地方,随时都可能突然出现在她的脑瓜子上。 再者,是一份愧疚吧,对爷爷的,对卡尔,皆有之,也或许是在惩罚自己,总之要她坦然接受,实在办不到。 “荒唐!”他大吼,中气十足,实在不像是个伤势还未痊愈的人。这声大喝,惊得跟在他身旁的卡布斯一脸的紧张,恐他会把伤口给吼裂了,但他的声势太过浩大,他不敢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口,怕瞬间就会变成炮灰。 倒是阿尔缇妮斯一个疾步跑到他身前。“你吼什么,也不怕伤口裂开。”话落,她掀起他的衣摆查看了一下。 “露娜,我不许你这么亏待自己。”他可以允许她不做皇妃,只做他的妻子,反正她是不是皇妃,加不加冕,都由他说了算,但是婚礼必须按照皇妃的规格来办。 “亏待?”她整理了一下他的衣襟,“我不觉得,这是我想要的。”二十一世纪的婚礼无非就是教堂和牧师,只要这两项齐备,婚礼就可以举行了,这个时代没有,那她就换个方式来办,月神神殿充当教堂,伊斯就是牧师,简单点未尝不可。 萨鲁的五官揪在一起,有说不出的滋味,这个婚礼太简陋了,连一般贵族婚礼的阵势都比这个大。 他显然是被刺激到了,兴奋劲荡然无存。 “萨鲁,规模的大小根本不是重要的。”她捧起他的脸颊,“我很幸福,也很高兴,这就够了,你不高兴吗?” “我当然高兴,高兴得几乎想让全天下都知道你要成为我的妻子了。”他紧捉住她的小手,爱意深切,“可是我不高兴你把婚礼弄成这样。” “那你今天想不想结婚?”她问,问得严肃异常,仿佛他只要说一个“不”字,她就会掉头就走。 “想!”他吼,大手紧搂住她,生怕她跑了。 “很好,那就按我说的做。” “可是——” “没有可是,你乖乖地给我站到祭台前面去。”她叉腰霸气地说道。 他皱眉,一脸的不愿,“我是皇帝。”意思就是这里我最大,你得听我的。 “我是你这个皇帝未来的老婆,除非你不要这个老婆。” 瞬间,皇帝的气焰给压下去了,连半句话都没敢反驳,只得讷讷地走到祭台前,每走一步,都像是发泄不甘似的,恨不得把地面踩出个窟窿。 他的不甘和生气她都看在眼里,他的纵容和宠爱,她也记在心里,想他一个皇帝如此待她,这样的男人她不嫁,还能嫁给谁? “路斯比爷爷,可以开始了。”她唤着身旁憋笑的老人家,那飞舞的胡须正显示着他有多么拼命地在忍笑,一张老脸都涨红了。 皇帝吃瘪,百年难见啊。 他轻咳了一下,走上前去,让阿尔缇妮斯继续挽着自己。 “奏乐!”她吩咐身后的乐队。 一曲结婚进行曲悠然响起,她侧耳听着,满意之色悄然扬起,还不赖,虽然这时的乐器音色差了点,但在乐官不分昼夜的练习下,还算小有成就。 她挽着路斯比的胳膊,透着面纱,侧目看着路斯比红润健康的脸色。从小,她对婚姻就很淡薄,但真要是到了结婚那天,她希望像这样挽着爷爷的胳膊,由爷爷将她交给自己所爱的人,只是在这个时代她永远都无法满足这个愿望,所以她才希望由路斯比爷爷来代替。 她愧对爷爷,但在她生命里最重要的时刻,她仍然希望挽着爷爷的手臂走入婚姻的殿堂。 想到此,她更加用力挽住那温暖宽阔的臂膀,一如爷爷在身旁。 回首看着立于正前方的萨鲁,他气宇轩昂之中带着怒意,但在她徐徐而来的时候,有着掩不住的喜悦,他伸出大手等待着她。 她将自己的手放在他巨大的掌心上,也将自己的未来交付给他。 等萨鲁和阿尔缇妮斯同时站在祭台前,音乐才停了下来。 伊斯看着面纱下隐约透出的娇容,那幸福的神情即使看不见,他也感觉得出来。 捧起黏土版,他念着:“以圣子圣灵的名义祝福你们。”念到这,他突然皱了一下眉,圣子圣灵是什么东西,他继续念道,“萨鲁?姆尔希理。” 萨鲁脸颊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,这家伙竟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,“放——”放肆二字还没说出,他就被阿尔缇妮斯踩了一脚。 “不要说话。”她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。 他眉毛皱得更紧,这算什么,这个婚礼实在古怪得很。 “好好听伊斯说话。” 他只好竖起耳朵仔细聆听。 “萨鲁?姆尔希理,你愿意娶阿尔缇妮斯?露娜?哈德斯为妻,无论贫穷、疾病、困顿,一生一世,爱她,照顾她,守护她,不离不弃吗?” 萨鲁没有回答,因为露娜让他闭嘴,他只是疑惑地看着伊斯,怎么不念下去了。 “你愿意吗?”伊斯又补了一句。 他还是没有回答,阿尔缇妮斯只好又踩了他一脚,“回答!” 他痛叫了一记,瞪着她,“回答什么?” “你愿意吗?” “愿意什么?” “伊斯再念一遍给他听。”她真想掐死他。 “萨鲁?姆尔希理,你愿意娶阿尔缇妮斯?露娜?哈德斯为妻,无论贫穷、疾病、困顿,一生一世,爱她,照顾她,不离不弃吗?”伊斯认命地念道。 这下萨鲁明白了,他思索着话里含意,蹙眉大声回答道,“不愿意!” 这一声如平地惊雷,让殿内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。 “陛下……”路斯比颤着声,不敢置信地抖动着花白的胡须。 阿尔缇妮斯也被震呆了,仰首看着他,只见他眼中柔情似水,爱意缱绻,他用力地握紧她的手,回首冲着伊斯嚷道: “一生一世,我不愿意!永生永世的话……”他深情款款看向身侧的她,“我愿意!” “萨鲁……”她抖着唇,感动得无以复加,珍珠泪滑落脸颊。 “要做我的妻子,那就必须是永生永世的!”永生永世,他都要拥有她。 伊斯感慨万千地在心里呢喃着这句永生永世,多直接的表达,倘若是自己,大概是无法说出口的吧。 他并不是输给了皇帝,而是输给了自己。 “阿尔缇妮斯?露娜?哈德斯,你愿意嫁给萨鲁?姆尔希理为妻,无论贫穷、疾病、困顿,一生一世,爱他,照顾他,守护他,不离不弃吗?”他语意落寞的继续念道。 阿尔缇妮斯笑着擦干眼泪,大声嚷道:“不愿意!”然后,她反手紧紧抓牢萨鲁有些颤抖的手,更为大声地说道,“永生永世的话,我愿意。” 话落,她感觉到握在掌心的大手颤抖得更为厉害,她与他十指交握,预示着他们永生永世都不会分开。 “新郎和新娘交换戒指。” 丽莎手捧两枚戒指,走到他们跟前,那红绸软缎上,一大一小的戒指,光晕无限,一模一样的式样,宣誓着天地间最亲密的关系。 “这是?”萨鲁疑惑地看着这对做工不甚精美的戒指。 阿尔缇妮斯拿起其中一个大的,“这是我自己做的。”她羞涩地说道,炼金打造她曾经学过,只不过首饰做得差劲儿了些,其实,她本不需要如此,皇帝用的饰品,每一件都是精雕细做,比起手中的这枚好上何止千倍,她只想用这对戒指在婚礼上告诉他,她爱他。 因为戒指的内部刻上了一句话:ILOVEYOUFOREVER! 她摊开他的手掌,将戒指带在他的无名指上。 萨鲁看着手指上的戒指,感动莫名。虽然它看上去很简陋,可是却让他的心洋溢起一种幸福,他永远都不会脱下它,“我也要这么做?” 她点头,在她面前展开手指。 他颤抖地取过那枚小巧的戒指,将它套在她洁白的手指上,然后紧紧地握着,永不放开。 “我宣布,你们结为夫妻,新郎可以吻新娘了。”伊斯高声嚷道。 萨鲁掀开蒙在她脸上的白纱,笑道:“这个婚礼很有意思。” “你不生气了?”她美丽的娇颜带着笑容,暖暖的,仿若和煦的阳光。 “不生气,如果按照赫梯的仪式,我不能在婚礼上吻你!”光是这点,他就举双手双脚赞成。 “傻瓜!”她仰起首,看着他逐渐凑近的脸孔。

美月瑠奈中文在线猜你喜欢